如何解决信息过载

信息虽然越来越多,但增多的信息大多是噪音。有效信息在这个时代仍然很稀缺,只是因为噪音变多了,变得很难与噪音区分。

专注于影响力最大的关键事物

少量的关键事物会影响大多数事物。这种现象符合幂律分布,在很多领域里都能观察到,在商业、文化和创意领域尤甚。归根结底,是因为大多数人只是无能的模仿者。

关键事物往往具有远大于一般事物的价值:我偶尔会发现一些可以被归类到关键事物的书籍,它们包含了被这本书影响的书籍里具有的一切有价值的信息,以至于去读那些由被影响者所著的书籍简直是浪费时间。当需要从关键事物与一般事物之间做出选择时,经常会发现后者几乎没有价值。

现实中,一般事物不会坐以待毙,它们会以各种角度与关键事物进行差异化竞争,以争夺自己的生存空间。比如商品会从定价、宣传、消费者的身份认同、品牌效应等各种方面来弥补它们与关键事物的不足,而且往往非常有效。

在解决信息过载时,识别关键事物,对减少需要处理的数据规模有巨大帮助,尽管识别关键事物本身也可能需要付出某种程度的努力。对于信息来说,关键信息与一般信息的差距往往是绝对的,一旦不对等的情况被消除,一般信息就会变得没有价值。

史特金定律

任何事物,90%都是垃圾

史特金定律定律可能显得太简单粗暴,但事实是一些领域比史特金定律描述的更糟,比如互联网上至少有99%的内容是垃圾。

事物是“垃圾”其实并不成为问题,真正成为问题的是人类只有有限的时间和精力。所以对事物的挑选难免会发展成零和游戏,这使得那些缺乏有效评分体系的领域变得不值得投入大量精力,因为区分事物的好坏变得困难低效。

林迪效应

一个事物存在的时间越长,它有望继续保持其原有地位的时间就越长。

这个论断很有启发性,有些关键事物一直被新事物挑战,地位却从未动摇。这不是说它不可能被下一个挑战者击败,只是说如果一个关键事物已经屹立这么久,显然有它的道理,这是不需要专业知识也能得出的结论。

根据林迪效应,我们可以根据事物已经存在的时间,以及它被挑战的次数做出决策,这大幅减少了做出选择所需要的知识储备。对于一个你还未进入的领域,保守的选择至少会让潜在的失败风险更小。

不过,仍然需要仔细辨别出那些虚假的优势:

  • 如果事物当前的地位是靠不对等的竞争手段维持的,则应该考虑它的竞争对手。

  • 如果事物当前的地位是依赖于畸形的环境维持的,则应该远离事物所处的整个环境。

  • 如果事物当前的地位是利用人性的弱点维持的,则应该远离事物背后的整个领域。

不会失效的过滤器

为了解决信息过载,人们发明了很多过滤器,包括但不限于各种内容排序算法和投票机制,但它们经常失效。

过滤器失效的原因可以总结为以下几类:

  1. 1.

    过滤器规则存在漏洞。根据墨菲定律,如果规则存在漏洞,势必出现发现和利用漏洞的人。除非过滤器具有完美的规则,否则它一定会出现边缘情况,边缘情况会在未来的某一个时间点被扩大化,进而破坏掉整个机制。

  2. 2.

    过滤器规则没有考虑到人类行为的非理性。

  3. 3.

    人类处理信息的能力非常低下,以至于过滤后的信息仍然多到无法处理。

  4. 4.

    需要处理的信息是无规律的。

最终人们会发现唯一不怎么失效的过滤器是时间:时间可以把稻谷和稻壳分离,优质内容在更长的时间尺度里幸存下来的能力更强,虽然这并不代表幸存下来的内容都是好的,但已经能过滤掉相当多的噪音。然而,把时间当作过滤器显而易见的缺乏实用性,将等待作为一种策略对很多情景来说是不现实的。

一次是不够的

人类难以抵抗好奇心的诱惑,在这个大多数信息都很容易获取的年代,过剩的好奇心会开启阀门,让信息洪流肆意倾泻。

一个简单的应对策略是忽略掉所有你只看到过一次的新信息。只有当一个信息在不同的场合下被提及两次或三次以上时,你才应该把它看成是一个值得了解的东西。这种策略当然会有很多例外,但人们通常可以结合信息出现时的上下文作出正确的决定。对于不那么重要的信息,采取这种策略可以减少很多负担。

你不需要它:认知上的开悟

对信息过载来说,有一个不那么明显的哲学解决方案。这个解决方案基于一个非常简单的事实:当你的认知层次觉得大多数事物都有价值的时候,很难不面临信息过载。

抬头仰望时会觉得一切都很庞大,低头俯瞰时会觉得一切都很渺小,二者的区别是观察者所处的认知层次不同。

如果要达到更高的认知层次,人们应该强迫自己消化吸收更多信息,不仅要积累信息量,还要提升信息的深度。

得益于人类的适应力,在你坚持消化了足够多的信息后,在某个时刻,你会惊觉自己到达了新的境界:你掌握了一套与个人期望高度吻合的模式匹配策略——在大量消化信息的过程中,大脑训练出了一种高效率的信息过滤器。你能比以往更轻松地解构和重构信息,常常能用直觉去补足信息量不足的部分。你能闻到信息的坏味道,意识到信息背后的问题,事件之后的发展经常会验证你的预测。

这时大部分信息对你来说已经变得无趣,因为它们太低级——你注意到信息经常是以某种方式重复的,你对信息已经熟悉到可以很快发现这些重复,然后把它们视作噪音加以排除。

你看待事物的标准因此被拔高,很多事物已经不如原来认为的那样有价值——你发现优秀事物的平凡一面,而平凡的事物比过去看起来更糟——这时候一些真正优秀的事物开始脱颖而出,而以前你从未发现它们竟然有如此高的价值。

当人发觉自己已经在摒弃和拒绝那些不够高级的信息的时候,就离开悟不远了。开悟意味着你对自己熟悉的诸多事物的了解已经深刻到足以用哲学和理性的方法将其扩展到其他事物上,这需要庞大的知识储备和大量的思考。你会发现事物的价值都有待被重新判断,它们的价值往往会开始减少,有些会归零,甚至只剩下负面价值。你很可能会注意到真正有价值的东西总是存在着一些共性,于是判断事物是不是真正有价值也变得越来越容易。对抵达这一境界的人来说,信息过载只是过去式,因为有价值的信息其实是很少的。

拒绝灵丹妙药:选择最困难的路径

有时,最短,最简单的路径可能是错误的路径,而最远,最困难的路径才是正确的。

如今几乎所有事情都有摩擦更小,更人性化的解决方案。遗憾的是,那些能够被动获得的解决方案,其本质多是在向人们兜售某种产品。根据现代商业逻辑,它们很可能满足以下负面情况中的至少一项:

  • 解决方案向用户收取高昂的费用。

  • 解决方案把用户变成供应商资产的一部分。

  • 解决方案缺乏灵活性,只适合设计时预想到的有限场景。

  • 解决方案被销售人员夸大其词,实际使用时才发现根本不是这样。

  • 解决方案让用户以某种方式积累出可观的沉没成本,从而把用户困住。

  • 解决方案没有可持续性方面的保证,说不准哪天就停止服务了。

任何一项负面情况的存在都会让解决方案变得更糟,向用户收取高昂费用已经算是负面影响最小的一项了。随着时间的过去,人们会从一种解决方案转到另一种解决方案,甚至许多互联网企业的兴衰受此影响,然而这种切换总是永无休止:一些人是因为找不到符合他需求的解决方案,另一些人则是因为不知道自己真正需要的是什么,所以只好跟着主流走。

有没有一劳永逸的终极解决方案,既可以摆脱商业化运作,也能完美适配个人需求呢?我观察到,在一些领域,确实存在这样的终极解决方案,但却鲜为人知。因为这些终极解决方案大多不是以终端产品的形式存在,而是以思想,以哲学,以方法论的形式存在。当你掌握了它们,你就可以形成自己的解决方案,而不再需要依赖现成的服务。